首页 玄幻奇幻 在异世界辅助最强女妖精

“第472章 降龙凤雏20”

  

  降龙伏虎知道封印的时间就是明天了,但是两人很迷茫,究竟自封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封印,这些都只是从上一个双生子的口中得知的,自从学了流云术和霸体两人的性格已经一样了,但是奇怪是两人根本没搞明白自封什么意思。

两人站在后山奇怪的看着两个格子。

降龙看着自己的神威依旧好好的有些莫名其妙。

“就这样站进去?封印什么的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

伏虎耸耸肩。“谁知道呢,要不,就这样呆着?不一定是非要封印吧。”

两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那两个格子,过了半个早上两人转身离开了。

“真是的,我才不信就这样好好封印,要真有那么简单不早封印咱俩拖这么久干嘛。”

降龙在天水镇和伏虎吃着东西,镇长都过来看着两人。“你们两个不是应该是今天被封印吗,怎么还在这里吃东西。”

降龙耸耸肩。“我俩一直没想明白,这封印到底是怎么回事,早封印就好了,干嘛拖这么久,这么麻烦的吗。”

伏虎也是赞同的点头。

“对啊,都这么多年了,没有什么影响啊。”

镇长笑着摇头。“你们的封印啊,挺有意思的,你们原本出生以后就没有意识封印状态,而且丧命的几率很大,有强者强行为你们续了十八年的命,让你们有自保的能力以后有自己的判断。”

两人没明白,难道当年那个魔法师不是对自己两人下的诅咒,而是为自己两人续命。

“他的代价是实力受损,寿命减少三十六年,他应该和你们同出一员,有些奇怪,是你们的家人吗,不然的话代价更大。”

降龙轻轻摇头。“一个前辈,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降龙和镇长看着旁边的伏虎有些懵,此刻伏虎捂着头在地上打滚。

“有……什么东西……”

降龙的头也渐渐疼了起来。

两人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许多画面。

两个没有任何气息的孩子躺在一个大桌子上,周围许多似鱼又似人的怪物看着两个孩子。

“咕咕咕~双生子啊,双生子出生便没有任何气息,如果此刻有其他双生子用自己的生命激活那么他们就能醒过来,十八年后再收回自己的实力那他们就会更强,实实在在的战争兵器啊。”

“什么话啊,咱们的技术绝对可以改造这两个人,强行唤醒。”

一个人站了起来,身下的尾巴摆了又摆。

“咱们海人族的技术强行唤醒绝对没有问题,要是有了这双生子鲛人族就会臣服咱们,用鲛人族的血脉得到进化就能变成海神族。”

另一个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还等什么,用什么办法,基因改造吗,还是使用强化药剂。”

领头的海人站了起来。“基因改造还好,没人真的,可这强化药剂在高等文明是绝对禁止的,如果使用说不定会招来什么什么大人物调查。”

旁边的一个年老的海人一笑。“你就是太过谨慎了,这里的龙族都是最差的杂货。”

领头的海人无奈的点点头。“好,基因改造不能随便使用,这是禁忌,就连最强大的星族羽族圣殿都不能掌握的力量必须谨慎。”

另一个年老的海人飘了起来。“那么赞成使用基因改造的举手。”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一个女性海人站了起来。

“长老,基因改造还在研究阶段,双生子就这么一对,想要成功不太可能,我建议使用强化药剂,稳定一点。”

几个年老的海人长老笑了起来。“我们有几百对双生子呢,虽然很多,能够觉醒的就那么几个,其他的都是死物。”

这下在场的人都举起了手,就连说话的那个女性海人也举起了手。

“既然这么多那么我赞成基因改造。”

领头的海人也举起了手,之前不知道这么多,现在知道了那么就简单了。

“这两个孩子是最强的双生子,其他的就当做试验品吧,成功以后再对这两个孩子使用。”

画面一转两个孩子被推进了一个山洞,准确来说是在水中出来进入了一个山洞。

“准备好了吗,这是最后的希望了,之前几千个都没有成功,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势必要成功。”

这个山洞里到处都是硕大的生物,有的人被关在液体中沉睡,有的人被分解。

“植入。”

“有希望成功。”

就在快要完成的时候山洞里大闹了起来。

“不好,有敌袭,带着试验品离开。”

……

“来不及了,试验品有被夺走的可能。”

……

“毁掉它们吗。”

……

“这是海人族的试验品吗,拿来对付我们鲛人族。”

“带他回去吗。”

“毁掉他,已经成了怪物。”

……

“不好,快走,海人族的支援到了。”

“这两个试验品怎么办。”



“不好,快撤,来不及了,以后想办法处理!”

……

一阵打斗两个孩子被抱起离开了。

接着两个孩子培养成人,在世间抓各种人回去做实验,失败就扔回去,当时的阿七就是失败的试验品之一。

两个孩子一点点的长大,长大后在世间继续行走,懂得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

直到在羊都遇到了药师,药师和海人族一直是合作关系,两者一个以人族作为实验对象,一个以动物作为实验对象。

突然有一天一个药师对着两个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两个怪物,天天抓那么多人回去,也不知道良心会不会痛。”五号

“行了,少说两句,他们就是两个工具,有什么思想。”

从那天起两个人在世间学会了观察,他们知道了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疾苦,什么是爱,什么是对与错。

“咱们两个做的事情是错的吗。”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聊天,平时都是默契抓人,完成任务。

“我……我不知道。”

两人陷入了沉思。

直到有一天战争爆发了,羊都让两个人去战场帮忙,但是两人不愿意,于是药师便和两人打了起来,当时场上羊都刚刚骗了一大堆人过来出战,药师的能力太强直接导致在场的人群体变异,两人奋起反抗灭了一半多的药师和变异群体。

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药师的药剂失效让所有人恢复了回来,但是药已经深入人体,不日就会身亡。

两人一人当场药发身亡,另一人则是离开了,等他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年了,这期间他懂的越来越多,海人族祸害人的事情也让他知道了错误,他恢复后便没再回去,而是在世间走动,再回羊都的时候遇到了刚刚出生的降龙伏虎。

于是他便装作魔法师去帮助了降龙伏虎,又用自己和自己兄弟的名字给二人命名,降龙凤雏。

原本还能坚持到终老的他当场药发作,于是离开后便进入战场和药师再次发生了大战,最后身亡,也再也没有机会给降龙伏虎破解封印的机会。

“降龙凤雏,我不行了,我给你们争取了十八年的机会,到时候能不能解除封印就看你们自己了,希望到时候你们有自己的判断力,不像我一样被人掌握了一辈子。”

降龙伏虎醒来的时候站在后山的格子前,身后的那两个格子已经不见了。

镇长看着两人笑了起来。“醒了。”

降龙点点头。“刚刚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

伏虎也是点头,和降龙经历的一模一样。

“没事,你们该走了,你们的封印封印了你们的实力,神威不再能使用了,但是你们有战斗的技巧也足以你们找到有缘人了,去吧,用自己的方式去活下去。”

镇长带着两人回到天水镇,两人有些奇怪,当到了下午的时候两人想赶路但是自己体内的神威一点都不存在了,甚至体力都减少了许多。

镇长轻轻一笑。“出去以后不许提起这里,我会让人送你们离开,阿才。”

一个比较年轻的人站在镇长身边。“镇长,你找我。”

“阿才,他们两个神威被封印,帮我把他们送出冰原和沙漠。”

阿才微微点头,“行,跟我走吧。”

两人好奇的跟着阿才离开了,在冰原看到了原先的那个少女,那个少女也认出了两人。

“无耻之徒!可算让我找到你们了。”

阿才看着怒气汹汹的少女轻轻摇头。“女孩子家家不要这么暴躁。”

一把扇子出现在阿才手上,阿才一挥扇子,剧烈的狂风呼啸而过,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女已经不知被吹到哪里去了。

两人对着阿才伸出大拇指。“厉害。”

“好了,继续赶路吧。”

两人跟着阿才到了沙漠,看到阿雨的时候阿雨对两人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认识的样子,两人也没上前打招呼,毕竟自己两人已经没有原先的实力了。

阿才带着两人离开了蛇城,身后的蛇人跟了出来,因为阿才的霸道没有付水袋。

阿才轻轻摇头。“强买强卖吗,只是路过而已,既然如此,风动如雷!”

扇子再次出现阿才挥舞扇子,这次风力和冰原不同了,风中仿佛有闪电,挥舞过的地方掀起一点点沙子,风越来越大,刚刚没几天刮过的沙尘暴再次席卷起来。

降龙伏虎几乎呆住了。“这么牛!”

阿才轻轻摇头。“只是借助了风势,我其实不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罢了。”

两人没听懂,阿才也没指望两人听懂,把两人送出沙漠阿才便离开了。

降龙伏虎找了一个城池想要安定下来,但是自己两人通缉令并没有因为自己两人离开而取消,被当地的军队追赶了出来。

两人不管到哪都是没有落脚的机会。

伏虎喘着气,没有神威的支撑跑了一天几乎要累倒了。

“这太狠了吧,通缉令还不撤,还有这军队也太能追了。”

降龙喘着气喝着水。“贵族嘛,就是闲的,这么记仇是肯定的,跑吧,实在不行就像师傅说的,做个劫匪。”

伏虎接过降龙递过来的水灌了几口下肚。“做个劫匪?也不错,咱俩也没多少钱,就这样说定了,走哪劫哪。”

两人说话间就拍定下来了两人的以后的打算。

就这样两人从什么都不会的劫匪被人笑话到后来业务熟练只用了一年。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虽然两人每次都成功,但是劫到的钱却少的可怜。

“两位大爷,我们这送货也没多少钱啊,前面都让劫了不少次了,就这二十个金币了,后面还有,要不就给您十个,后面也好过去,两位爷劫财也是为了生活,咱们说起来都是一样的,给个机会好不。”

降龙伏虎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不行,最少五百个!”

被截的运输队瞬间抽出刀。“既然这样,那就拼了!”

几分钟后十几个人运输队的人全部趴在了地上。“爷,饶命啊,我们真没那么多钱了!”

降龙和伏虎一顿翻最后还真只找出二十个金币。

“算了,算了,就给你们留十个金币算了。”

两人每次劫取的金币少的可怜,但是这也足够两人生活了,之后两人为了弥补自己的罪恶又收养了刚刚满月就被丢出来的孩子,就在两人快二十五岁的时候那些孩子全部被偷了,让两人又急又难受,地上只留下了一个鳞片。

“海人族,孩子没救了,咱们没神威,又是通缉犯,算了,罢了。”

……

两人知道没救又开始了老本行,两人也无所谓了,只是体验生活不强二遍。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前方的一个少年对自己两人轻笑了起来。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是吗。”

降龙愣了一下。“咱们抢过他吗,他怎么知道咱们的口头禅。”

伏虎看着少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知道啊,应该是抢过吧。”

最后降龙挥了挥手。

“好了,你走吧,抢人不抢二遍!”

面前的少年突然笑了,还拿出一袋金币对着两人抖了抖。

“你们两个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这一袋金币给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