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剑出北冥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冥落山岩

剑出北冥 星落平川 5814 2020-10-15 09:53

  

  叶星露身前的雪地之中,有着数枚从附近搜罗来的石子,以及一个随手搓起来的雪堆。

其中一枚石子被随意的塞在雪堆上,剩下几枚则被更加随意的放在雪堆四周。

叶星露所扔掉的,便是那随意摆放在旁边的石子之中的一枚。

“什么意思?”

凤五玄好奇的凑了过来,他对于周遭环境的感知无比敏锐,自然能够察觉,在叶星露先前目光所及之处,有着一道无比强横的剑气落下。

如今的凌霄峰早已不是什么安宁的世外仙境,光是山脚的天道联盟众人之中,便有着上百道不同的剑气,只是这道剑气与无岸剑峰的剑道并不相像,也与他看过的那几个剑修的剑道不相符,却也有着难以想象的强大,实在要说,这道剑气给他的印象就是两个字。

决绝。

出剑的人似乎想要斩断什么,于是出手再无任何余地,想来面对这一剑的人,下场应当十分凄惨。

他对于剑道的理解就只有那么浅显,也实在无法判断出出剑的究竟是什么人,只能确定如果是自己在那道剑气之前,绝对只有灰飞烟灭这么一个结局。

叶星露笑道:“连城叔叔出剑,敢于拦在秋山家之前的人,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三大家族的战斗力虽然不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应当也会损失惨重,至少两名大长老的死,足够他们肉痛好一阵子。”

叶星露的手指落在另一枚石子上,在雪地中画了个小圈:“这种程度的损失对于三大家来说,还不算伤筋动骨,但对于必定会在东方鑫指示下往我们这边赶来的三大家家主来说,他们的注意力可没法真的不往那边放。”

一圈画完,叶星露将那枚石子随手扔向一边,继而取了雪堆之下的另一枚石子,落在那新挖出的小雪洞中。

“东方鑫不会让三大家中的任何一家拥有压倒其余两家的实力,在相对平衡之中能够充分为他所用的三大家,才是他想要的忠犬。”

“三大家的家主应该已经察觉到那边的变数,连城叔叔的剑,可不是那些家伙能够轻易接下的。”

叶星露淡淡一笑,继续道:“相比于苟家与章家,朱家必然受到更多的限制,但在这令他们猝不及防的反击之下,反而是朱家有着更多的机会攫取大头,朱镇从来想着让在世家之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再不济也得让其余的家族没有与他们争锋的实力,这等机会,他怎么可能白白放过?”

“我已让厉牙埋伏在巨山岩旁,朱允长那一队,绝对不会好过。”

朱允长,是朱家的大长老。

早在天道会正式举办之前,凤五玄就已经听说过这个名字,那段时间的叶星露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干正事,对凌霄峰的分析依旧头头是道,就算他同样有些不学无术,听得多了,也终归记住了一些。

他忍不住道:“为什么一定是朱允长?”

“朱镇最相信他,而且他做事最稳当。”

叶星露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每一个世家的大长老,一般会是家族中最为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抑或是家主最为信任的得力干将,不过更多的还是两者的完美结合,朱允长,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或许在她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叶家的基业被那么快的瓜分殆尽,其中就有这位朱家大长老的一份功劳。

朱家虽然已经将严家的命脉都已经掌控,完全将这一个除了他们三大世家之外还有仙阶老祖坐镇的家族握在手中,但朱镇行事从来谨慎,几乎不会让任何意外发生,相比于冒着严家趁机壮大自身,冲破朱家桎梏的风险,显然还是朱允长带队出手更加稳妥。

毕竟就算是秋山连城,闹出了那么大动静,也不可能没有付出代价。

她对于叶家往日的荣光并没有任何追忆,也没有将当年参与瓜分叶家的家族们算总账的念头,但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已经到了凌霄峰,怎能让本就是敌人的家伙好过?

凤五玄了然点头,今日他们暗**发之前,几个相熟的面孔都是混在天道联盟的阵列之中,随大队一同进发,若是其中少了几个修行者,基本上没人看得出来,而且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害。

厉牙是北冥府的老牌成员,与他同为那些闲言碎语之中莫名其妙提出的“四大家将”中人,战斗力绝对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哪怕现在的北冥府有着那许多强者坐镇,他依然可以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

然后他猛然想起一个问题,皱眉问道:“只有厉兄一个人?”

“咱们这位家主大人根本没有招贤纳士的举动,也没有收拢一些天道盟的强者为己所用,你觉得我们有多余的人?”

叶星露似是有些不满的挑了挑眉,顺便哀怨的望了北冥修一眼,北冥修自然知道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绝对是装出来的,微微一笑,便不再理会,哪怕他知道叶星露说的确实是实情。

身为在整片天下都已经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的野心,实在是太小了些。

只要他一声令下,或许便有无数人愿意供他驱策,然而他身边的依旧只是相熟的这些人,鲜少有生面孔。

他的志向从不在天下,也没有什么真正的豪情壮志,从他自平原村走出开始,除了对圣阁复仇,他所要的,只是一个安宁温暖的家园而已。好易

于是北冥府虽然时常鸡飞狗跳,里面的人在大部分时间都能其乐融融。

但在现在这等状况之中,单凭北冥府中的人进行活动,确实有些捉襟见肘。

叶星露见北冥修没有什么表示,无奈的撇了撇嘴,继续道:“不过放心吧,我既然敢开展计划,自然有十足的把握。”

“不是这个问题。”凤五玄有些焦虑的道,“凌霄峰的世家大族,他一个人怎么应付得来?”

这并不是在质疑厉牙的实力,而是单单属于厉牙的特殊原因。

厉牙来自冥界,按照人界的通俗说法,几乎可以等同于有实体的鬼魂,而在刚刚随天道盟的队伍来到这前线之时,他就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不喜欢凌霄峰的气息。

凌霄峰是荀日照的仙境,当之无愧的一座仙山,哪怕现在这座仙山已经污浊不堪,它与它周边的圣域,依旧有着无数精纯仙气在流动中循环。

厉牙步入此间,就如同光明照进了万鬼窟,虽然以他的修为,应当不会直接灰飞烟灭,但那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大压迫感,足以令他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叶星露曾经说过,似秋山家这等仙灵体世家大族的长老席怎么说都得有八阶以上的修为,朱家的大长老怎么说也都会是一名九阶的强者,而且既然是去对付秋山家这等大患,肯定不会是一个人来的,厉牙怎么可能应对得了?

北冥修笑道:“潜入凌霄峰的人,我都给了冰弹子护体,有我的气息与天人道在,那些仙气还无法伤到他。”

叶星露在此时补充道:“所以,现在他全面维持天人道对于其他人的掩护,安全问题便仰仗我们了。”

凤五玄闻言微微苦笑,他的战斗力怎么样,他自己还不清楚吗?加上越来越懒,现在大有颓废在叶星露怀中趋势的胡兄,别说与那三大家的家主硬碰了,就是那些尚在圣阁之中的圣阁精英弟子们,随便来一个或许都能收拾得了他们俩。澹台一梦确实厉害,叶星露本身或许也不弱,但加上她们,估计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叶星露摆弄着地上石子,狡黠一笑:“放心,因为人手不足,我们俩也是有事做的,现在,你与胡胜熊便是他的贴身护卫,记得尽忠尽责啊。”

自叶星露开始摆弄石子之后便趴在一旁雪地里小憩的胡胜熊闻言微微抬头,似是表示应承,凤五玄哪怕心中没底,也只得点头应下,只是依然有些担忧厉牙的状况,正要开口之时,叶星露已是将一枚石子按进雪地之中,声音亦是掷地有声。

“相信我,如果是其他家族的精锐,厉牙或许应付不来,面对朱家,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

巨山岩是凌霄峰南部偏僻区域的一块大石,除了大便没有其他的特色,而且毫无灵气,连被做成法器的资格都没有,于是无论是大家族还是小家族,都从来不会将这块大石头放在眼里,就当是一个远方的大一些的装饰,或许只有它哪天消失了,人们才会想起来。

但叶星露一直记得这块石头,而且还给它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因为以往某次她百无聊赖之时曾经尝试过睡在它后面,有它的荫蔽,阳光并不能影响到她的睡眠。

论起对凌霄峰各处地形的了解,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强过叶星露。

而朱允长带领下的十余名朱家强者,此时正在风雪之中疾行,已是快要来到巨山岩之侧。

这里固然偏僻,但从圣阁赶往秋山家变故发生的地方,已是一条最快的捷径。

朱允长一身白袍,面如冠玉,长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好看的皮囊总能让人心情愉悦,如果不知晓他的行事风格,人们第一眼见到他,很容易就会心生好感。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既然要让朱家站到凌霄峰的巅峰,他这个大长老,手中自然要沾些鲜血,也唯有鲜血才能震慑那些想要反抗的家伙。

他的脚步陡然停顿,在他身后的朱家强者也纷纷停步,纵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一方面,朱允长不喜欢他人问东问西。

另一方面,有一道人影已是出现在了巨山岩上,而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那人一身黑衣,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便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巨山岩上,甚至不曾发出一丝声响。

仿佛即将捕食猎物的猛兽,露出锋利的獠牙,蓄势待发。

他不是猛兽,真要说的话,只能称他为“凶兽”。

因为他对待敌人下手从来凶狠,完全不计后果。

冥界十凶将之首兼北冥府四大家将之首厉牙,冰冷的看着面前这个仙人一般的存在,声音嘶哑,但杀意毕露。

“想要过去,先把命留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